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光宝盒

关于魔兽世界

 
 
 

日志

 
 

大学生当村官:“跳板”尽头有路吗  

2008-07-05 15:20: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易新闻 报道: 大学生当村官:“跳板”尽头有路吗

  大学生当村官:“跳板”尽头有路吗

  到农村一展身手背后是对将来再就业的担忧

 据粗略估计,目前全国至少有20万名大学生村官。

  大学生村官网发起的一项调查显示,在1734名投票者中,21.8%的人表示三年期满后愿意继续留在农村工作,58%的人则决定考公务员进入政府部门。

  9月26日,安徽省蚌埠市凤阳县辞退两名大学生村官。虽说辞退大学生村官,在河南鹤壁早有先例,但这次发生在大包干发源地,仍引得舆论大为关注。

 大学生当村官被喻为知识青年下乡第二波,其现实背景是,连续多年的高校扩招之后,大学生就业形势非常严峻,而国家建设新农村则需要引入有知识的年轻人。于是,各地纷纷招聘大学生当村官。或被就业压力所迫,或为理想主义所驱,一批大学毕业生走到乡间。

  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知识青年响应国家号召上山下乡不同,新世纪的知识青年少了理想主义,更多现实考量,刚刚上任已开始盘算:村官合同期满后去向何方。在坚守中,支持他们更多的也许是村官合同期满后再就业时得到的优待。

  被辞退的村官

  “当村官是权宜之计,一旦找到好工作立马走人”

  “辞退张英夫的理由只有一条:连续两个月没到任职的板桥镇陈湾村上班。”凤阳县人事局局长高峰说,张与政府签订的聘用合同里写得很清楚,连续旷工超过10个工作日或者1年内累计旷工超过20个工作日,就要辞退。

  张英夫,凤阳县一名大学生村官。今年9月26日,他收到辞退通知书。同时被辞退的大学生村官还有秦超。

 去年9月,张英夫、秦超等19名大学生被凤阳县聘为村官。经过半个月的培训,他们下到该县几个新农村建设示范村任职。因为不是村民选举产生,只能在现有职位外增设新职:名誉科技副主任。

  “城里工作不好找。”张英夫坦言,他当村官是权宜之计,一旦找到好工作立马走人。

  “他在凤阳县城租房住,每次来村里都到我家吃饭。”陈湾村支书任敬志最熟悉张英夫,“他在村里基本没做什么工作。”

  “认识张英夫吗?”面对这一询问,陈湾村村民大多摇摇头,或称“听说过没见过”。

  “我铲过两堆土;村里修路时,我去过现场,监督村民不要偷工减料。”回顾一年的村官生活,张英夫能想到的事寥寥无几,“我不太爱说话,跟村民交流很少。”

  而这些情况,直到张英夫五六月份连续旷工两个月,凤阳县有关部门才发现。“这是个教训,”凤阳县委宣传部新闻科科长马顺龙说,目前一年一次的考核频率太低,今后考虑一月一次,并让村领导及时反映情况。“该进来的进来,该出去的出去。”

  请大学生做村官,凤阳县的目标很明确:协助村两委班子工作,使所在村镇变得富裕而文明。

  无奈的选择?

 新农村建设与高校毕业生迎头交汇,碰撞出大学生村官

  “去年从安徽农业大学毕业后,我在学校附近租房报班准备考研。有一天,本该上政治课,但老师口音重,我听不大懂,中途跑出来。在街上闲溜达时,随手买了份报纸看,正好看到凤阳县招聘大学生村官。”一个名叫时全的青年也报名应聘,“当时以为做村官比较清闲,既能拿工资养活自己,还不耽误复习。”

  时全的“动机”不能算是个别。去农村当村官,大学生们特殊的选择,是在特殊的时期做出的。

  1999年,高校开始扩招。2003年,大学毕业生同比往年增加67万,总数为212万。此后几年,继续以这个速度递增,去年共410万人,今年共495万人。而今年的应届高校毕业生目前有144万未能如期就业。就业形势日趋严峻。

  与此同时,新农村建设从理论渐变为实践。2006年新年伊始,改革开放以来中央第八个针对农业、农村和农民的一号文件下发,正式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新农村的行动随即在全国铺开。

  1999年,海南在全国率先启动“大学生村官计划”。2003年前后,河南、河北、黑龙江等几个省份也开始招聘大学生村官。2006年,北京招了2000人;2007年,江苏1000多人,山西8500人,四川6000人……到目前,除西藏宁夏等极个别地区,绝大多数省份在大量招聘大学生村官,计划用3到5年时间实现“一村一名大学生”的目标。据大学生村官网有关人士粗略估计,目前全国至少有20万名大学生村官。

  四五百到两三千不等的月薪,另加医疗险、养老险、失业险等,这些条件对拥挤在各种招聘会的一些大学毕业生颇具吸引力。待遇最好的北京,平均月薪第一年2000元,第二年2500元,第三年3000元,合同期满时能入户北京;工作满两年报考研究生,总分加10分。

 更为重要的是,大学生村官在应聘公务员时有优惠。北京、四川等地明确规定,招聘公务员时,优先录取任期已满且通过相关考试的大学生村官。另外,任村官期间可以自由退出,没有违约金之类的约束。

  这边,政府大张旗鼓;那厢,大学毕业生就业困难。新农村建设的大潮和高校毕业生的大军迎头交汇,碰撞出一个特殊人群——大学生村官。

  你为什么做大学生村官?大学生村官网曾做过调查。在969名受访者中,17%是因城市求职难,33%是想锻炼自己,为以后打基础。所谓的“为以后打基础”,是指便于报考公务员。有基层工作经验,无疑是应聘公务员时的不可小视的砝码。

 “合同期满后你打算干什么?”截至11月2日晚,1734名受访者中,58%想考公务员。寻求一份稳定的职业,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事。

  给乡村带来文化

  在村里赢得了荣誉,但回到城市的家中却备受冷落

  “我敢说,做村官都是冲着编制来的。”河北石家庄市藁城市常安镇小常安村大学生村官李文华为了成为国家的人,放弃月薪1500元的工作,甘当月薪550元的村官,“政府给交纳养老险、失业险、医疗险和工伤意外伤害险,这些待遇对我的诱惑力很大。”

  与其他大学生村官不同,李文华是工作3年后来应聘的。

  2003年,李文华毕业于石家庄师范专科学校。当年,他参加了藁城市教师招聘考试,没考上,只好进入私立中学教历史政治。

  “在私立学校当老师月工资1500块,高过当地平均收入。但这几年私立学校招生越来越困难,心里总感觉不踏实。”在李文华看来,要想下半辈子有保障,进入休制内是最好的办法。去年10月,他报名应聘当村官,并以第一名的成绩如愿以偿。

  虽然对得到一个编制并没有十足把握,但今年1月5日,李文华还是来到了小常安村,“也许是个机会,先抓住再说,村官毕竟也算国家的人,任满后总不至于被踢开吧。”

 “动机是有点不纯,但来了就要好好干。”李文华对目前的村官生活自我感觉良好,“今年8月15日,我和另外四个大学生村官组织了一场‘石家庄丝弦’演出,观众有1000多人,河北人民广播电台、藁城电视台、藁城报社都报道过。”

  石家庄丝弦是河北省特有的古老剧种,表演热烈、火爆,乡土气息浓郁。“当前一切向钱看,群众的文化生活很匮乏。”李文华希望传统艺术成为重建农村文化的一颗棋子。

 不过,李文华最感得意的,是他办了每周一次的免费学习班。

  “讲课内容很杂,如父母应尊重子女的选择,子女应懂得对父母感恩;什么是光荣,什么是耻辱。”李文华毕业于政教系,结合历史讲政治是他的特长,“这么做,主要是想预防未成年人犯罪。”

  小常安村是常安镇镇政府所在地,人口约3800人。“和中国很多乡镇一样,这里学生流失率很高。比如初一学生有80人,到初三时,能剩下40人就算不错了。”随之而来的问题让李文华忧心忡忡,“整天没正经事做,这些孩子就沉迷网络,结伙打架,抢劫盗窃。”

  “农闲时候,每周讲课一次,每次至少有二十多人来听,其中主要是青少年。”这让李文华很有成就感,“我快成孩子们的偶像了。”

  可一回到家里,李文华的快乐就被浇灭了。

  “老婆想买衣服,可我实在没钱,吵架成了家常便饭。”李文华算过一笔账,“我每月工资550元,给女儿买奶粉200元,摩托车加油50元,手机费50元,电费30元,七扣八扣只剩220元供日常消费,哪里有钱买衣服”。

  村官之后,路在何方?李文华不清楚答案,也没人能给他答案。他只是知道,成为国家公务员是支上上签。

  “大学生村官中认真做事的人很多,但迫于生活压力,一找到好工作就开溜。”李文华在迷茫中期待着属于他的那份好工作,“如果工资提到1000元,跟当地普通居民差不多,我还愿意接着做村官。”

  带领农民种大棚蔬菜

  这个光鲜典型背后全靠政府支持,这种方式有可持续性吗

 考研培训班上“开小差”的时全考上了村官,他的工作地点是安徽凤阳县府城镇大王府村。一开始,他确实是想把当村官作为人生的一个驿站,但岗前培训让他觉得自己应该有所作为。

  岗前培训的负责人是三农专家温铁军的弟子、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在读博士生王平。“如果对农村问题没有基本认识,没有很强的责任感、使命感,大学生村官很难在农村坚持下去,更难做成大事。”

  2005年底,安徽滁州实施“引博工程”,聘请88名博士来任职或挂职,王平是其中一员。2006年,王到凤阳县挂职任副县长,她的工作之一就是给大学生村官进行岗前培训。

  为培养大学生村官从大处着眼、小处着手的能力,王平四处找人来讲课,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的研究员崔传义、三农问题专家李昌平、中国人民大学梁漱溟研究中心总干事刘老石、青年经济学者卢周来等,另外还有曾经分管农业的老书记老县长及各地农民合作组织的带头人。

 “很受震撼,学到许多知识。”对那次培训,在凤阳县大庙镇东林村培育花卉的大学生村官张宁和方锦文至今难忘,“专家的话,一直鼓舞着我们。”

  时全决定和阳新华等另外三名大学生村官种植大棚蔬菜,地址选在府城镇大王府村,因为这个镇有优惠政策。“刚开始贪多贪大,计划每人租5亩地。县领导建议第一年少种,万一失败也不至于损失太多。”去年11月,4名大学生村官租下12亩地,每人3亩,每亩租金450块。

  去年12月份,大王府村的地头上第一次架起蔬菜大棚,黄瓜、圣女果、西瓜种子被撒落其中。今年五六月份,4名大学生村官收获了第一季蔬菜。

 “一共大概卖了一万五。”阳新华说,“地租了12亩,但盖房、打井、修路占去很多,实际用来种菜的只有六七亩。平均下来,一亩地能卖2000块。第二季种的是辣椒,估计一亩地能卖4000块。”

  “第一年种,土地和技术都不过关,起过虫,死过苗。”阳新华并不气馁,“第二年会好起来,一亩地一季收五六千也有可能。”

  “原先种小麦水稻,一亩地也就几百块钱。”45岁的村民杨祖龙常年在外打工,电工,机修,做过许多工种。今年夏天,他辞职回家,跟着大学生改种大棚蔬菜。“给人打工,一年也就1万多块。如果种地也能挣这么多钱,当然会回来,自由,还不用受气。”“以前也想过种大棚蔬菜,但没处学。现在有大学生们免费教,当然要种。”45岁的村民王连和与妻子也告别工地,从浙江返回凤阳做菜农。

  去年,有10家农户与大学生村官一起种大棚,今年又有26家加入。“其实,报名的有80多户,但贷不到款,好多人只好放弃。

  大王府村的大棚蔬菜,成了凤阳县大学生村官中的典型。今年4月份,时全因此当选凤阳县”十佳创业青年“。10月9日,他作为安徽农村创业青年和致富带头人之一随团飞往日本,到青森等几个农业大县向当地农协取经。

  ”等大棚种植的技术成熟了,我们就退出生产环节,专门做技术支持和营销服务。“时全很清楚,自己与一般的创业者不同,种大棚不是为了赚钱,而是给村民找出路。种得好,村民可以跟着种;种得不好,掉头再找别的路。

 大学生村官要起带头示范作用,去年还是凤阳县的口头希望,今年则被列入大学生村官的岗位职责:培育一个群众认可的特色产业或特色农产品;围绕特色产业或特色农产品建立专业生产基地;培养一批懂技术的农民;建立一个经济发展合作组织;联系一个农产品加工龙头企业或贸易公司,批量生产和销售主导产品。

  但对大学生们的大棚蔬菜也有不同看法。大棚蔬菜的本钱是经凤阳县政府协调,从县信用联社贷到的,每人3万,一共12万,政府贴息。”照现在的情况,3年合同期满时,贷款肯定还不完。“阳新华坦言。

  另外,拉电线、打水井、平地、修路,都是府城镇帮着做的,每亩地还补贴1500元。大学生们住的4间平房,也是镇里拿出20多万元给盖的。”一路全靠政府支持,这种方式不可取。“在成都双流县农村做村官的小石以为,成本太大,可行性值得怀疑。

  ”从投入看,是高了点。但如果能改变一个村子的经济模式,还是值得的。“大学生村官孙启锐是土生土长的凤阳人,对农民的思维模式比较了解。

  前途何处?大部分村官想的是将来考公务员,但考不上怎么办

 一个走经济路,一个走文化路,阳新华四人组合和李文华的行进轨迹很清晰。而更多的大学生村官身陷杂乱的琐事中,打字,查资料,写会议纪要,跟着村干部跑公务,哪里需要就往哪里补。事实上,大部分人没有什么明确的工作思路。

  安徽凤阳县大学生村官孙启锐:”我组织过老年协会,买兔子给老人轮流养,念保健知识给他们听;我去地里和村民砍过竹子,到时全的蔬菜大棚帮过忙……“

  四川成都双流县村官小石:”上午在办公室等村民来办事,下午到村里调解纠纷或了解农民的种植情况。“

  事情虽小,但孙启锐和小石同样自我感觉良好。

  孙启锐:”大学生村官给村里带来一股新风。“

  小石:”村主任和村支书是决定村子命运的两个人,我们如果能用新思想影响他们,也不失为一条建设新农村的路子。“

  今年7月份,中国农业大学和河南大学学生组团到河南省汝州市的28个村调查。115名受访大学生村官中,46%的认为自己作用很大,42%的认为作用一般,一点作用没有和没什么作用的分别占7%和5%。

  ”个人努力是一方面,村镇领导的支持也很重要。“临了,孙启锐和小石不忘补充一句。

  并不是所有大学生村官都能得到”村镇领导支持“。浙江的一位大学生村官回忆说,在一次培训会上,领导竟然说,给你们这个锻炼机会,要知道珍惜,知道感谢,不然在家浪费三年,什么也学不到。”难道招聘大学生村官仅仅是为解决就业问题?我们不是找不到工作才来当村官的。“

  而大学生村官们的物质待遇则使他们难以坚守。河北隆尧,月工资250元;河南鹤壁,月工资300元……”有同事要结婚了,伸手跟白发苍苍的老父要了张钱递了上去。那种感觉,特想抽自己。“一位河北女村官后悔当初不该听父母的话当村官。

  ”建设新农村的根本,是使人才、资金和土地向农村回流。但水到渠要成,政策制度跟不上,很可能会事倍功半。“在王平看来,大学生村官是项系统工程,岗前培训、岗中引导和岗后分流都很重要。

  大学生当村官,更多地基于现实考虑,还没成为村官时,就开始筹划”村官合同期满后做什么“。事实上,这一计划常被提前。凤阳县去年招聘的19名大学生村官,目前已走掉9人,其中包括孙启锐--今年8月离开凤阳县前往定远县一所中学教语文。

  ”招聘公务员的考试,我一场都不误。“小石也在寻找机会,”我现在是月光族+啃老族,不早作打算怎么办?“

  ”是不是3年之后,会像尘埃一样被弹指挥去。“河北那位女村官对前景很悲观。

  ”政府应该给个明确的答复。“这是李文华最期望的事,”我们这点基层工作经验,只在考公务员时有用,但能考上公务员的毕竟是少数,其他人怎么办?“

  采写/摄影:本报特派记者 左志英

  图:

  一位大学生村官在田地旁打电话。凤阳县大学生村官架起大棚培育花卉。

 北京顺义区北小营镇组建了“奥运村官志愿团”,34名大学生村官开展了一系列的奥运服务活动。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 netease 查看全文>>

我对这条新闻的看法是:

 

  评论这张
 
阅读(74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